logo

主辦報刊 工作動態

述評丨文學的治療作用

發布時間 : 2018-12-24 09:50:15 作者 : 本站編輯 閱讀量 : 121

  文學作品,傳遞著作者的人生體驗和思想沉淀,向我們打開了通往世界的一扇扇門窗。優秀的文學作品,不僅能夠開闊讀者的視野,讓人們了解各地的風土人情、歷史上的前朝往事;其真知灼見也往往使人醍醐灌頂,對人性、對人生,產生更深刻的理解和思考。


  文學對人類的影響不言而喻,古埃及國王拉美西斯二世的皇家圖書館入口處懸掛著據記載最早的圖書館格言就是“治愈靈魂的地方”。談到治愈,我設想用中藥藥方的組成“主輔佐使”將文學的治療作用進行歸納。


  文學——直指人心的“主、輔藥”


  中華文化促進會副主席高峰在中國醫學人文大會上所提到的《七發》,是我國文學史上關于閱讀療法的最早記載:吳客對萎靡厭世的楚太子施以音樂、飲食、車馬、游觀、田獵和觀濤六種感觀刺激,最后再以莊周、魏牟、楊朱、墨翟、便蜎、詹何、孔老、孟子的精言妙論攻心,使太子心悅誠服地走出心理陰霾,“澀然汗出,霍然病已”。


  古代文人中確實存在著利用文學作品來療病的風氣。《漢書》中記載太子劉奭“苦忽忽善忘,不樂”,皇帝便召來當時西漢著名的辭賦家王褒“朝夕誦讀奇文及所自造作”,最終“疾平復”。大文豪白居易也說過“頭風若見詩應愈,齒折仍夸笑不妨”。南宋愛國詩人陸游兼修醫術,經常下鄉采藥治病:“舉手扣柴扉,病叟喜出迎,以我語蟬聯,未寒疇昔盟,解囊付之藥,與爾共長生”。在他的詩作中,就記載過讓患者吟詩治病的情形:“兒扶一老候溪邊,來告頭風久未痊。不用更求芎芷輩,吾詩讀罷自醒然”。


  在現代,盡管閱讀療法(Bibliotherapy)一詞最早見于《大西洋月刊》1916年8月的一篇文章,但從18、19世紀起,已經有醫生陸陸續續嘗試為患者選擇恰當的書目來改善他們的情緒或使他們更好地配合治療,從而起到輔助治療的作用。在1900年之前,閱讀療法就已經成為美國一種主要的心理療法。


  閱讀療法的發展,不僅有來自醫生的嘗試和推廣,也與不少圖書館管理員的通力合作和積極參與密不可分。早期的閱讀療法培訓項目始于二十世紀20年代,分別由美國西儲大學(WesternReserveUniversity)的圖書館管理學院和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創辦。


  現今,閱讀療法主要用于精神病患者的治療。例如,醫生通過與患者討論文學作品中的人物與情節,逐漸打開患者的心扉,了解到其心理問題的癥結所在,引導他們重新審視內心的困境,最終解開心結。


  然而,現代醫學人文的發展使得臨床各科也開始重視患者的情緒和心理問題,閱讀療法對于非心理、非精神病患者的作用也不容忽視。有研究初步表明,對于癌癥患者實施閱讀療法有助于他們緩解沮喪、焦慮等負面情緒,以及更好地處理患病后的一系列生活問題。


  文學——診治患者的一味“佐藥”


  無論在我國,還是在西方,醫生與文學都有著難分難舍的淵源。


  夏商周時期的書籍中,有關醫生的記載很少。不過,從《黃帝內經》中所稱的“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以及《國風·晉語八》中類似的評述“上醫醫國,其次醫疾,固醫官也”可以推測,那個時期的醫者有著很高的境界和追求,非有相當學識的人不能擔任。


  春秋戰國時期,官學下替、百家爭鳴,士大夫階層崛起,但是醫者卻淪為“技工”。從此,醫生多是家傳師授,為主流文人所不齒。盡管如此,仍然有一些文人棄文從醫或兼文兼醫,其文學修養不僅使他們能夠更深刻地理解醫學經典,也使他們深得“仁心”“博愛”的要義,敦促自己時刻以解除患者的病痛為先旨,并不斷鉆研和發展醫學。他們中的很多人成為醫學大家,對中醫的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例如,醫圣張仲景著有《傷寒雜病論》、皇甫謐著有《針灸甲乙經》、孫思邈著有《千金方》等。


  醫生地位低下的狀況直到宋朝才得到改善,政府開始對醫學教育和醫院管理加以重視和普及,醫生與官員一樣享有政府職務和頭銜,這鼓勵了一大批文人投身醫學事業,文人之中也有習醫的風氣。除了上文提到的陸游,大文豪蘇東坡對醫學也頗有鉆研,著有《蘇學士方》,并捐錢在杭州辦了一家醫院——安樂坊。


  在宋之后,儒醫蔚然成風,據《新安醫藉考》統計:自宋至清近800醫家中,由士、儒而習醫者占70%,既使30%家傳醫者亦能勤學,形成崇儒習俗,以儒學加強自身修養,用儒學觀點研究發展醫學。明代外科學家陳實功也提出“先知儒理,然后方知醫理”。


  在西方,十九世紀末之前,醫學教育的一貫傳統是醫學生都要接受人文教育。醫學生必須精通希臘語和拉丁語,以便能流利地閱讀經典文學作品和古代醫書,對醫學歷史的了解和認知也是醫生職業發展的核心范疇。


  文學——合理施治的一味“使藥”


  文學能夠培養醫生的共情和同理心,是體察病情、合理施治的一味“使藥”。


  不可否認,醫生接診病人時,所面對的絕不僅僅是一個個我問你答的檢查對象,而是有著各自不同生活經歷和內心感受的獨特個體。如何與患者進行有效的溝通,是每一位醫生都不能回避的問題。有經驗的醫生往往能根據患者的情況采取合適的方式進行問診。比如,有的患者情緒較大,如果醫生也對他產生情緒,只能使醫患更加難以溝通;而有的醫生就能對這樣的患者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安撫患者配合診療。


  醫生要做到這一點,平時的工作經驗固然重要,從文學作品中也能更廣泛和真切地了解到患者心理及生病體驗,更容易產生共情,體會到患者的無助和痛苦,因而能夠從患者的角度來了解病情和提出治療方案。在網上看到一個故事,一個失戀青年去看病,掛了精神科,接診的醫生認為他適合看心理咨詢,請他重新掛號。心緒不佳的患者開啟了找茬和抬杠模式,提出各種不合理的要求,甚至要求醫生把他的前戀人找回來。負責調解的醫生來了,先是明確告訴他需要重新掛號,并承諾會幫助他,待他情緒穩定一些,就給他背了一首海涅的失戀詩《有一個青年》,拉近了與病人的距離,并給了他不少建議,一次醫患風波就這樣在文學的共鳴下平息下來。文學將醫生的關心和施治真真切切地傳遞給病人。


  除了文學經典,優秀的當代文學也可以成為滋養心靈的精神家園,其中不少還出自醫生之手,例如《捫心問診》《只有醫生知道》《醫生你好:協和八的溫暖醫學故事》《鄉村醫生》等。這些貼近醫生工作和生活的作品,既能在我們內心引發強烈的共鳴,其精辟的見解以及對患者的關愛也能夠給予每位醫務工作者不少啟發。文學之于醫學,不是業余消遣讀物,而是作者愛心的傳遞,是與醫學自出現以來一貫的使命密不可分。文學也是一味藥!


  (本文刊登在《中國醫學人文》雜志2018年第12期,作者王德系中國醫師協會編輯部主任)


拉菲1登录 - 官网首页